我们为什么对“平凡”深怀恐惧

2021-07-26 04: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我们为什么对“平凡”深怀恐惧

    “他上了二级平台,沿着铁路线急速地向东走去。他远远地看见,头上包着红纱巾的惠英,胸前飘着红领巾的明明,以及脖项里响着铃铛的小狗,正向他飞奔而来……”这是路遥《平凡的世界》的结尾,孙少平出院后,独自一人悄然地离开省城,回到久别的大牙湾煤矿,去拥抱他那“平凡的世界”。

    我和学生共读路遥《平凡的世界》后,不少学生对这个结尾提出质疑:孙少平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他应该选择留在省城发展,为什么还要回到那穷山僻壤的大牙湾煤矿呢?

    是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们当下很多人挤破脑袋想进城去,不就是对“平凡”深怀恐惧吗?我们不就是这样教育孩子吗:你们要好好读书,考上好的高中,才能考上好的大学;考上好的大学,才可以拥有好的工作……反之,你们如果不好好读书,将来只能种地或扫大街……我们不仅对“平凡”深怀恐惧,而且还带着一些鄙视看待那些平凡的职业。

    于是,我引导孩子们去思考《平凡的世界》这个书名的内涵。说真的,这个书名也太平凡了,似乎没有什么深刻的意蕴,可是换成别的书名似乎都不行,唯有这五个字最能涵盖这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

    多年前,我在报上看到过这样一则短文:

    “我刚到德国留学时,邻居是一个下水道工人。当得知我来自中国,他便睁大眼睛向我提问:‘先生,我们国家有许多哲学家认为老子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而我则更推崇庄子,您能告诉我他们之间的区别吗?’我只能凭着对教科书的模糊记忆乱答一通。当我好奇地反问他为何如此喜欢哲学的时候,他彬彬有礼地回答:‘先生,当我在黑暗的下水道里工作时,回味着昨晚看的黑格尔,连污水都变得美好起来。’”

    我把这篇短文推荐给学生,让他们思考德国“下水道工人”和《平凡的世界》结尾处的孙少平有没有相通之处。孩子们说,一个是下水道工人,一个是煤矿工人,他们的职业都是平凡的。然而,他们又都有各自不平凡的地方,德国下水道工人精通哲学,推崇中国的庄子,让我们感到无比惊讶;而《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从省城回大牙湾煤矿时,专门去新华书店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他最喜欢的《一些原材料对人类未来的影响》。

    那天,我还给孩子们讲了这样几个新闻故事:

    杭州湖墅南路一家银行有位“保安哥”,每年下雪天,他就会用雪堆成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动物,引来很多市民观赏拍照,去年是8只鹅、3只鸽子、1只猪和1头牛,那么今年呢?我很期待,这是一位热爱生活的保安,他被网友称作最有才的“雪人保安”。

    杭州西湖白堤保洁员里有位书法达人,白天在西湖边打扫卫生,晚上回家练字,有一天他带着一大幅裱好的书法作品来白堤上班,吸引了不少路过的游客,大家很好奇,一位保洁员为什么带着这么大一副字?原来,这幅字是那名保洁员自己写的,打算送朋友,就带出来了……仔细一看,上面写的是《沁园春·雪》,笔酣墨饱,游人们赞不绝口。

    海盐县城有位三轮车夫,每天带着摄像机上班,看到马路上有啥新鲜事就像记者一样拍摄下来,晚上回家给孩子和老婆播放他制作的“新闻联播”,后来好多家电视台都找上门去,想采用他拍摄的鲜活的新闻素材。

    ……

    讲完故事,有个孩子急不可待地帮我小结:老师,银行的“保安哥”、西湖白堤的“保洁员”和海盐的“三轮车夫”,他们虽然岗位平凡,但是他们热爱生活,追求情趣,他们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说得真好,路遥《平凡的世界》不就是告诉我们这个道理吗?

    眼睛向下,情趣向上,拥抱平凡的世界!

    作为一名教育人,我想让更多的孩子在今后平凡的岗位上热爱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保有初心,拥有健康向上的生活情趣,也许这就是我的教育情怀吧。

潜海龙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市第十五中学教师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07月26日 0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