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欧多国相继“道歉”“反思”为哪般?

2021-06-07 15:0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美欧多国相继“道歉”“反思”为哪般?

中新社北京6月7日电 题:美欧多国相继“道歉”“反思”为哪般?

作者 张晨翼 蒋文茜

欧洲国家法国、德国近日接连就历史上本国的干涉行为或殖民主义罪行,分别向非洲国家卢旺达、纳米比亚做出道歉。

而在大西洋的另一侧,美洲的加拿大、美国领导人也先后就本国历史上的种族主义罪行做出新的反思性表态。

有观察人士指出,上述国家或出于进一步布局非洲市场,或出于弥合本国民众情绪伤口等方面的考量所做的表态,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有可取之处,但要彻底抚平受害者的创伤并不容易。

德法“道歉”涉及非洲历史创伤

5月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访问卢旺达首都基加利时首次承认,法国对1994年发生的约100万人死亡的卢旺达大屠杀负有“道德责任”。但马克龙同时强调,法国没有参与当时发生的种族灭绝,“不是杀人者的帮凶”。

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卢法两国关系将“大幅改善”,卢旺达希望同法国在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建立牢固和可持续的关系。马克龙表示,自他就任法国总统以来,两国尽管面临历史问题挑战,但在改善关系方面取得显著进展。

由此可见,马克龙的表态实现了两国关系在某种程度上的“破冰”。

德国外交部5月28日发表声明,承认德国在20世纪初对前殖民地纳米比亚的赫雷罗族人和纳马族人犯下“种族灭绝”罪行。

德国外交部介绍说,德国将提供11亿欧元,用于建立一个帮助纳米比亚和种族灭绝受害者后人的重建和发展项目。不过,英国《卫报》刊文指出,这笔款项的在名义上是“发展基金”,而不是“赔偿金”,可能是为了避免其它国家效仿追索。

德国虽然直接承认罪行,但澳大利亚媒体《对话》在报道中援引代表受害者群体后裔的某些团体负责人说,德国的道歉来得“太迟”、11亿欧元相较于受害者付出的代价来说“太少”。

但根据相关报道,纳米比亚政府接受了德方立场,同意将于今年9月与德方正式签署和解协议。届时德国总统将前往纳米比亚,在纳议会举行的仪式上正式请求宽恕。

法德两国先后脚表态“道歉”,虽被一些观察者批评为“犹抱琵琶半遮面”,但两国在此时‘统一步伐”的意味十分浓厚。

美加政府对国内种族主义罪行表态

与德法政府不同,加拿大和美国领导人近期就本国历史上的种族主义罪行作出表态。

当地时间5月30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下令全国所有联邦机构建筑降半旗,以悼念5月28日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坎卢普斯一所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旧址发现的215具原住民儿童遗骸。

当地时间6月1日,美国总统拜登赴俄克拉何马州出席“塔尔萨种族大屠杀”100年纪念活动。他在发表讲话时指出,美国需要正视有关种族不公的黑暗历史,并称自己将“帮助打破沉默,因为沉默会加深伤口”。拜登说,“国家必须正视罪行,这些屠杀被历史遗忘太久了。”据报道,拜登是首位出席该纪念活动的在任美国总统。

5月25日是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一周年,拜登出席“塔尔萨种族大屠杀”100年纪念活动则是在一周后的6月1日,其中的微妙关系耐人寻味。《纽约时报》刊文称,拜登曾言在今年5月25日之前确保“乔治·弗洛伊德执法公正法案”获得通过。该法案将禁止警察使用扼喉措施,并令起诉警方的不法行为更容易。然而,拜登政府错过了这一时间,两党议员尚未就这项立法达成妥协。

有人批评说,拜登政府正是因为无法在解决种族不公议题上实现立法、制度建设等方面的改进,所以拜登只能通过增加出镜频率来对外释放善意信息和愿意改进的态度。

也有美媒指出,拜登此次出席纪念活动的一大目的是,表面上塑造致力于解决种族裂痕的形象,实际上是要在限制有色人种投票权的法案议题上向共和党施压。归根结底还是两党对立斗争的策略表现。

彻底抚平创伤并不容易

种族主义、殖民主义的伤痕深深刻在人类历史当中,成为许多国家和地区民众的梦魇。要彻底抚平这些创伤,必须首先正视历史现实。但仅仅是正视历史现实,却不继续迈出后续步伐,也注定是徒劳。

卢旺达在非洲东部、纳米比亚位于非洲西南部。前述两个悲剧事件的时间横跨近100年。分析人士表示,如今欧盟两大强国法国、德国分别表示负有道德责任、承认罪行,虽然某种程度上是其对20世纪殖民主义罪行或粗暴干涉他国内政的反思,但是其表态不够彻底,是另有所谋。

历史上,法德两国在非洲大陆都占领了不少殖民地。时过境迁,虽然世界殖民体系早已瓦解,但是国际经济版图一直在变化,对于一些欧洲大国来说,重新加强在非洲的影响力也日益显得重要。也有声音指出,法德在一定程度上放下历史包袱,或可获得更多在疫情后与非洲国家处理关系的主动权。

种族主义问题撕裂着美国社会。拜登在5月31日的一份声明中称,所有美国人应“反思我们国家种族恐怖的深层根源,并重新致力于根除全国范围内系统性的种族主义”,但批评者认为,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由来已久且较深重,拜登在塔尔萨的表态只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开端,而不是终点。

针对拜登的表态,《纽约时报》文章就批评称,拜登政府既没有取消学生债务计划,也没有解决对塔尔萨种族屠杀受害者的赔偿问题。该文援引“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的声明说,学生债务计划是阻碍黑人分享社会财富的最大障碍之一。学生背负的债务贷款压制着美国黑人社会的经济繁荣,也不利于解决美国种族贫富差距问题。《洛杉矶时报》社论批评称,在塔尔萨屠杀一个世纪后,美国还没有为自己的种族主义赎罪。

行胜于言。显而易见,如果依靠做表面文章来解决种族主义,如果口中的致歉是为心中盘算的“生意”服务,那历史悲剧的阴霾就难以真正散去,种族主义的深层次问题就不会得到根除。(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