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大语文 豆神教育还有什么?

2021-11-16 12:27 来源:新浪财经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今年7月双减政策落地后,大语文等学科教育培训作为豆神教育最重要的营收来源,被迅速叫停,豆神教育宣布将通过布局“豆神美育”、智慧教育业务、与公立校多元化业务等方式进行转型。

今年第三季度,豆神教育已推出了两款To C端AI伴学系列产品:豆神语文本及豆伴匠。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款新产品都是“合作产品”,豆神教育在新产品中的思路,就是将其过去的大语文培训课程和积累装入在线教育和智能硬件的“新盘子”。

目前豆神教育的转型成果还难以撑起其业绩,失去了学科校外培训这一收入来源的豆神教育,今年第三季度营收同比下降五成,扣非净利润-4001.93万元,同比减少435.32%。

对于现在的豆神教育来说,最重要的是找到一条短期见效的生存之路。

买硬件送课程 新瓶装旧酒?

在双减政策落地后,大语文等学科教育培训作为豆神教育最重要的营收来源,被迅速叫停。公司相当于失去近半数的营收。

面对行业重大转折的豆神教育在8月宣布进行转型:在To B端提供智慧教育服务业务、优质课程内容进入课后延时服务业务、大屏端视频分发业务;在To C端业务提供艺术类学习服务业务、线上软硬件结合的AI伴学产品。

在10月份披露的三季报中,豆神教育提到了业务转型的最新进展。其美育课程已基本完成研发,正在各地开展备案工作。AI伴学系列产品已有两款产品投放市场:豆神语文本及豆伴匠。

此外,豆神在线优质精品课程在大屏端进行分发,覆盖全国32个省市。豆神教育旗下“人文素养课程”进入课后延时服务业务已在多个省市推进,预计于2022年新学期产生回款。

实际上,豆神教育在转型过程中的思路,就是将其过去的大语文培训课程和积累装入“新盘子”。这一点在其推出的AI伴学系列产品豆伴匠、豆神语文本上都可见一斑。

AI伴学系列产品豆伴匠中的原创内容来自豆神教育,包括了L1-L12不同等级的中小学文史内容知识,通过在APP内付费购买自学,价格从880元到2980元不等。

在推出的智能硬件方面,豆神教育为售价4999元的豆神语文本打造了一个价值3999元的专属内容包,其中包含了名著阅读精品直播课,全年50节每周四直播精讲。通过附赠课程,豆神教育将自己的大语文课程装入了智能硬件的“新酒瓶”中。

资料图

资料图

豆神教育在努力谋生,但其转型成果还尚未能撑起业绩。今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97亿元,同比减少45.80%,扣非净利润-4001.93万元,同比减少435.32%。

新品推出靠“合作” 豆神教育转型路漫漫

目前,豆神教育的新产品豆伴匠已经上线各大APP商城,智能硬件豆神语文本的产品宣传及渠道建设等工作也在按计划进行。三季报提到公司同时开始试水抖音直播,进行豆伴匠产品的销售推广。

转型新业务不断推进,豆神教育这三个月的发展看上去红红火火。但在三季报披露的两周后,豆神教育就发布了一则关于第三季度报告的更正公告,公告中着重修改和标出,三季度报告中提到豆神语文本及豆伴匠是“合作产品”。

资料图

资料图

新浪财经查阅APP详细信息发现,该产品的开放商和供应商是豆语星辰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在豆伴匠APP介绍中提到,其原创内容来自于豆神教育。这或就是二者的合作方式,一方外包技术、一方提供内容。

豆语星辰从名字看上去像是豆神教育的一个子公司,其实二者在股权上并无关系,这或是豆神教育更改公告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二者表面在股权上并无联系,但对豆神教育来说,豆语星辰的管理层都是熟人。

豆语星辰成立于2021年7月22日,即双减政策正式发布的两天前。其唯二股东闫鹏和滕刚都曾作为核心员工出现在豆神教育的2020年股票激励计划中。

资料图

资料图

在教育行业震荡的7月,有媒体报道称,豆神教育拖欠员工工资,5月份之后,大部分员工都没有再拿到过工资。同时,与豆神教育创始人、CEO窦昕关系密切的两位高管——副总裁阎鹏和行政部副总经理武春哲也在7月27日被批准辞职申请。

批准离职前的一个月,阎鹏和武春哲分别在外成立了自己的新公司,即豆语星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豆语诗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当时有员工质疑,窦昕在带着老部下做资产转移。对此,分别由阎鹏、武春哲担任总经理的豆语星辰、豆语诗教育在7月29日发布声明。

豆语星辰称其是由原大语文技术骨干离职创业而成,对大语文充满感情。在发展新业务的同时,承诺在特殊时期用成本价承担大语文线上直播技术的外包工作,确保学生的线上网课顺利完成。并和中文未来约定,应付的成本可减免或延迟支付,直至大语文解决当下困难。

豆语诗教育称其承接大语文教材教辅的印刷运输等外包服务。由于该部分费用为硬性成本无法减免,但在特殊时期,豆语诗教育愿意垫付并与中文未来公司另行约定支付日期。

这种靠外部公司垫付成本的模式绝不是长久之计,但如今三个月过去了,豆神教育却仍处于资金匮乏的“特殊时期”。

今年三季度末,豆神教育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3727.87万元,但短期借款却高达3.92亿元,还有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7亿元,豆神教育面对的是近7亿的流动资金亏空。

距离双减政策落地、学科校外教培停滞已过去了近4个月,近期,有外媒报道称,中国计划发放校外辅导牌照,拿到牌照的校外教培机构可以恢复学科教育授课和招生,此消息引发了行业市场波动。

但值得注意的是,该牌照为非营利性许可证。这意味着,即使在完成“营转非”、拿到许可证后,校外教培机构也很难获得类似之前的高营收与高回报。教培机构仍需遵循“双减”全部规定,包括“限制时间、限制价格、限制广告、限制资本”、“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等。

关于校外培训许可证的事情尚处在“讨论”进程中,“营改非”更是需要一定时间完成,对于现在的豆神教育来说,最重要的是找到一条短期见效的生存之路。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潘安